忍者ブログ
一人だけの、孤独星。
[215]  [214]  [213]  [212]  [211]  [210]  [209]  [208]  [207]  [205]  [204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荒東/時間IH後注意
給圈圈。

拍手[0回]










荒北靖友發現,其實他是個很有耐心的人。

不管嘗試過了多少次,他總無法輕易地丟下身邊的任何一個夥伴。
尤其是那個聒噪到不行的傢伙。




七月,在豔陽高照的每個日子,荒北總以為可以撐過的。
總以為可以撐過去的。


啪噹。厚重的鐵門推開發出生鏽鐵塊相互拉開的節奏
東堂盡八低著頭走進部室,時間是清晨五點十三分三十四秒。

東堂不是個會遲到的人。
至少在荒北的記憶中,他雖然不早到,但從未遲到。

一個人在清晨享受孤獨時光的荒北,意外發現近來幾個太陽未出的日子總看的到東堂的身影
因為福富的一句話,荒北總一個人騎車,所以這對他來說  並不全然是厭惡。



但又覺得有哪裏詭異。氣氛。以及違和感。





東堂有個習慣。
他喜歡在各個時間打電話給卷島裕介,並且垂頭喪氣抵在部室的置物櫃前一句話也不說。
他只是細微的在嘴裡反覆碎念些什麼,帶有祈禱、守護味道的字句。

荒北已經看過好多次這樣的動作,但他從未想過東堂在說甚麼,也不覺得這是他可以干涉的事情。

在做完這個動作後東堂會如同往常準備收拾好裝備,換回原本的東堂並離開。
只是這並不自然。





有哪裏詭異。違和感。



東堂比荒北看起來會更早離開部室,所以在大約簡單的準備後荒北揪住東堂的手腕,指腹傳來東堂不自然的發冷。

「喂,東堂,我有事要跟你說。」

荒北覺得自己並沒有刻意做出甚麼表情,他只是很平淡的吐出了話語。


「不了,再等一下福會來,午休再說吧。」
東堂扯了一個不太自然的笑容,稍微施了點力想抽回自己的手腕,無奈仍是一動也不動,荒北沒有想要放手的意思。完完全全。

荒北一把拽了東堂就壓到部室的門上,東堂覺得手腕發疼但是也只是低鳴了一聲。

「你在搞甚麼啊!你是要讓後輩們無法交接嗎?你以為你現在這個狀態有辦法好好的表現嗎?」

撕裂性的怒吼在東堂耳邊敲擊,東堂稍稍將頭移開,卻被荒北用指甲掐住並用力地嵌進他的下巴,東堂有點不滿的吊起眼,仍是不說話。


荒北有點不耐煩了。
他發覺,也許自己沒想像中那麼有耐心。

轉了個語調也放鬆了手指的施力,荒北只是不悅的闔眼。

「你究竟還要失落多久?不過是個去了英國的對手,有必要讓人人欣羨的山神大人失落成這樣嗎?小福他很擔心啊啊啊!你振作點好嗎?!」

「你又懂甚麼?」

東堂沒有低頭,空洞眼神直視荒北的眼睛,他有種被怒視的灼熱感。


「小福在你身邊啊,荒北。
我沒有失落,我仍舊每天練習,每天騎車,為了更加離小卷近一點,這樣錯了嗎?」


想早點追上他。
很想離他更近一些。
想要…


想要做甚麼?






看出東堂眼中那一瞬的迷惘,荒北覺得忍耐似乎到了極限
他輕揚了細長的睫毛,嘆了一口氣。



你難道甚麼都沒發現嗎?




荒北摑了東堂一巴掌,在東堂還尚未反應的時候不輕不重的,帶有教訓意味的。
東堂瞪大雙瞳,他感覺嘴角附近瀰漫鐵鏽的氣息,他不是那麼經常被摑巴掌的,至少有生以來次數是很少的。

他舉起拳頭,想也沒想的全力送出,卻輕易的所有力道消失在荒北的掌心。

「你幹甚麼…!」

荒北的氣息逼近,東堂只覺得一股恐懼湧來,然後就感受到眼前野獸般的男人正在啃咬他的嘴唇。
拳頭被荒北輕鬆地捏緊,另一隻手則是不知何時被壓在門上,東堂不能理解眼下的狀況,他知道的是,他沒有辦法從荒北手中脫逃,非常困難。


潮濕溫熱的肉塊侵入東堂的口腔,很重的呼吸以及尖銳的犬齒畫過東堂的舌頭,他只覺得腦子一片白完全無法思考,而荒北則是漸漸全身的重量都欺上東堂,很近、很近。
「荒…北…!」





喂,你還沒發現嗎?





寂靜的部室響徹著荒北一反往常地沉寂的聲音,他只是說了一句話,卻挨的東堂全身一震酥麻。
東堂發現荒北正在看著他。


很認真地,很認真地注視,東堂甚至可以從荒北那不算大的眼中看見自己狼狽不堪的模樣。









「既然,你沒有發現,那我也不用隱藏了。」

荒北抹去東堂嘴角的血漬,很輕,不帶力道的。
然後在東堂沒發現的時候,荒北已經不著痕跡的拎著水壺跟毛巾出去了。



啊?
這算甚麼?



東堂摸了摸自己些微紅腫刺痛的臉頰,眼神掃了剛剛荒北原本坐著的地方,看到了一張孰悉的MEMO紙。
上面是卷島裕介抄給自己的英國手機電話號碼。



東堂揀去那張紙條,收進了鐵櫃。
他把頭底在鐵櫃上,小聲地說了



想早點追上他。
想離他更近一些。

我想要……


我想要………站在你身旁…


一直站在你身旁。










荒北隔著部室的門,眼球映著這一切。



啊啊。既然你沒有發現,那我也不要隱藏了。
一點都不要,一點都不要隱藏。




這次,站在那身旁的人,只能是我。
只能是我。


荒北握緊一張有複印油墨的紙條,離開了部室。

end.











PR
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アシアト
HIT:13333 踩到拍照可以點一張圖
シュウジン
HN:
嵌琉藍月/粟生
性別:
非公開
自己紹介:

初訪、作品&直參場資訊請詳見至頂文章!
留言&搭訕大歡迎w
キロク
(07/29)
.
(01/10)
.
(10/30)
(10/13)
(10/13)
ガラスフウセン
ヒビ
コエ
[08/14 有刺]
[08/04 chan]
[07/31 炎昑]
[07/28 炎昑]
[07/26 炎昑]
忍者ブログ [PR]